滚动到某个位置:scrollTop 元素整体的高度.scrollHeight

滴滴出行虽然出身阿里巴巴,如今也收腾讯的钱。有分析人士称,滴滴在发展战略上都是偏向腾讯的,整体来看,还是依靠腾讯的流量入口和腾讯大数据的支持。   而如今风口浪尖的京东和刘强东,与腾讯关系更为密切。所谓敌人的敌人是潜在的朋友。据媒体报道,2014年3月,腾讯和京东紧紧抱在了一起,对抗共同的敌人阿里巴巴。随后几年,腾讯继续增持京东股份,目前已成为京东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18%。   新浪微博博主“八教主”就对此发布一则微博,将以上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同时还称:“过去一年间官媒对腾讯游戏的不断批评以及近期针对游戏的政策,都直指腾讯的钱袋子,这些大热点事件背后都有腾讯的影子,所以到底是六年不利的巧合还是有别的深意呢。”资本的力量   所谓的阴谋论,即对当代事件作出特别解释的说法,通常暗指事件的公开解释为故意欺骗,而背后有集团操纵事态的发展及结果,以到达该集团损人利己的目的。阴谋论往往缺乏证据,逻辑荒谬。只是,在阴谋论背后,我们需要看到的是中国资本的崛起与人们对资本力量的恐惧。   事实上人们都感觉到了在人们生活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都存在着阿里与腾讯的影子,同样也越来越离不开这两大资本投资的各个产品。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公众号“侠客岛”,针对社会新闻引发舆论对于“资本”的讨论,在昨日发布中国政治、国际关系与社会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一篇有关资本逻辑与精英堕落的文章。   郑永年认为,马克思当年所说的“金钱原教旨主义”已经在中国再生。资本在今天中国的运作方式既非西方,也非苏俄,而是在政府和资本之间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这种特殊关系就造就了今天中国的社会形态。   文章还表示,企业通过理性计算,如果减去赔人命的钱之后其利润还是极其丰厚,一些事情就还是会“无所顾忌”地去做……更值得探讨的是,资本有着让受害者二次受害的能力。每一次发生这样的危机,资本必遭深刻谴责,而受害者得到最广泛的同情;但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谴责和同情过去之后,在一些情况下,同样的场景仍会重现。   这种现象在欧美等西方国家曾出现过,但资本主义进行改良,福利资本主义就是要在资本和社会利益之间达成一个平衡。基于这种变化,文章在最后表达出一丝担忧,“反观当下中国,情况似乎就没这么乐观。部分极端的资本精英、权力精英,有时”甘愿“自我堕落。这部分人不仅没有能力引导社会的进步,甚至会利用社会弱势的特征,牺牲社会利益,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侠客岛在编者按中同样反思道:对于市场来说,资本是效率和规模的助推器;对于社会来说,资本应当在增长的同时负担怎样的责任,整个国家社会应当建立何种监管约束机制,则是一系列社会热点退去热度之后应当考量的深层次问题。这关乎中国市场经济未来的发展,也涉及整个社会的秩序构建。